海外印象——记我校外派孔子学院教师文学院吉平副教授

来源:      发布时间:2009-12-26 8:55:26      浏览次数:

    题记:今年7月,我校文学院教师吉平副教授被录取为2009年孔子学院教师。在吉林大学经过了为期一个半月、总课时为300多学时的集中培训后,吉平老师动身前往匈牙利开始了她的汉语教学。

    抵达匈国3个多月的时间里,吉老师用她的心在聆听、感受一个不同的民族,用自己的笔来记录、描绘一个不同的国度。

    在经过了吉老师的同意后,我们摘录了以下文章,以飨读者。

                                   外事处

附:海外印象(三则)  

  文学院副教授  吉平

 

印象:亚裔后代眼中的亚洲雄狮

 

到了匈牙利,受经济学界朋友的派遣,调查本地人的生活状况。其中一项问题就是:他们最向往的国家是哪个。令我出乎意外的是,回答惊人的一致:中国!即便我把选择的范围圈定在欧洲国家,中国也是他们不忘记提到的首选。缘由嘛,有的是兴趣,尤其是到过中国的,渴盼着能够有机会旧地重游;有的是文化,对中国文化充满的好奇和兴致;还有的是生活,希望能在中国找到一份如意的工作,在那个遥远的美好国度安居乐业。

 

想当初刚下飞机时,是个匈牙利小姑娘接的机。她叫辛莉薇,高挑迷人,是孔子学院的文化助理。她会讲包括汉语在内的5门外语,曾经在首都师大待过1年。她告诉我,她非常热爱现在的工作,因为她很喜欢中国。现在在匈牙利也有很多人在学或者想学汉语。探问原因,她说,对于没有去过中国的匈牙利人来讲,如果他们汉语说的好,就可以在中国人开的公司里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要知道,在欧洲国家中,经济相对不景气的匈牙利失业率很高。目前,正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进驻匈牙利,给人们提供了一定的就业机会。这也激发着人们学习汉语的热情。

 

到任后,由于大学冬假在即(1211215),我被临时安排给成人免费班上课(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凭证件免费在罗兰大学学习2周汉语,周一到周五,每晚一个半小时)。班上成员16人,职业五花八门,从商人到工人,做什么的都有,甚至包括一个盲人(他总是微笑着听课,那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笑容之一)。他们的共同点是:想学会、说好汉语。课上,我用多媒体给他们放中国群星合唱的《北京欢迎你》视频,他们观看时那无限向往和陶醉的眼神,仿佛在一睹香格里的娇美容颜。其中,有个60岁左右的商人。课下,他告诉我,他去过很多中国城市,甚至包括内蒙古。我问他中国怎么样,他笑容满面:“很好!”上课时,第一个到的一定是他。

 

课堂上,年轻的学生们学习很努力,因为他们要说好中国话,实现他们的中国梦。他们向我要中国歌星的中文名字,说喜欢他们的歌;强烈要求我反复播放有关中国文化的视频,说好看;不止一个的大学生同我探讨他们去中国留学深造的学校,提及他们已经去过、或者即将要去旅行的中国城市以及品尝过的中国美食。

 

孔子学院的外方院长郝清新是研究中国佛教的,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教授、博导(在匈牙利,很多大学教师退休时还是副教授),汉语说的基本上与中国人无异。他告诉我,中国文化太有魅力了,不仅成就了他的学术,而且深刻影响到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听说,他精通十几门外语。在多国文化圈中,他选择了中国文化作为自己的专业方向。这是机缘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呢?

 

还曾经结识过一个搞佛学研究的匈牙利大学教师,他的举止派头,整个就是一脚行僧:放浪无拘,无法无天,其实心中自有其法度。观之,似乎深得佛家三味。匈牙利同事指着他悄悄告诉我:“怪人。”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在国内大学,我也认识一个搞佛学研究的朋友,他与这个匈国脚行僧何其相似!

 

在公共场合,我这张亚洲人的黄色面孔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如果与人眼光相遇,多半看到的是会意的友好目光。有次在电车上,一个老太太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我冲她笑了一下,没想到她下车后和我聊了一路。说我的面部轮廓从侧面看和她儿子很相似,她提到了匈牙利人的亚裔血统(据权威说法,匈牙利是亚洲过来的一个部族的后代,但是不是我们匈奴人的)。我以为她一定是想念她儿子了,结果一问,原来她儿子就在此市。她告诉我,她就喜欢和中国人聊天,她希望能去北京旅游。临分手时,她还郑重其事的同我握了一下手。好可爱的老人家!

 

一次,由于电车临时改道,我听不懂司机的通知,身不由己的到了不认识的地方,下了车只好四处打探回市中心的路径。这时,一个和我一起下车的大男孩走到我身边,告诉我跟他走,一同去Astoria区。我跟他坐了2站地铁就到了。到了四通八达的出站口,我谢了他,告诉他我现在已经认得路了,问他从哪个口出站。没想到他转身往回走,还冲我挥手作别:“bye bye ,China!”原来他是专程送我的!真是很感动。早就听说匈牙利人很友好,但是没想到会好到这么个程度!该不是沾了祖国的光了吧?

 

在这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居留中,我透过异国人民的眼睛看到了我们地大物博、文化源远流长的祖国,看到了我们日益强大起来的祖国,心中充满了自豪和力量。现在海外的中国人,腰杆儿直啊!

 

 

在罗兰大学如何做只好鸭子

——匈牙利教育掠影之一

经过10小时40分钟的飞行,当地时间早上630分时,飞机终于抵达布达佩斯市上空。窗外还是漆黑一片,遥远的地面却是灯火斑斓,一盏盏橙色的路灯组成线,然后又连成一个个方方的格栅,中间是黑魆魆的树木和楼房;马路上车灯如流。光影的流动让我感到了这座城市扑面而来的气息。哦,我来啦,布达佩斯!

接站的是个个子高高的年轻姑娘,举着写有我名字拼音的一个牌子。很快,我们上了一辆开往市区的的士。这个中文名字叫辛莉薇的女孩告告诉我,她是罗兰大学孔子学院的文化项目助理,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曾经在中国北京首都大学学习过一年的汉语,除了汉语和匈牙利语,她还会三种语言(后来孔院中方院长告诉我,在欧洲,人们不拿学外语当回事,他们学外语,几乎就像我们学说方言一样。她举例说,孔院的外方院长会十门左右的外语)。辛莉薇还告诉我,罗兰大学是匈牙利最好的大学之一,拥有强大的教师队伍和优质的学生群落,相当于中国的北大。

很快,我就感受到了罗兰大学的厉害。到任后,校方说称因假期将近(大学寒假1211215,中学寒假1220左右至15),所以先随便给我安排点课上。于是,成人免费班、中学兴趣班、大学正规课,各种课型扑面而来,搞得我目不暇接、穷于招架。同时,怎样去到达不同的上课地点,如何上课,基本无人过问。但是,如果以为自己被放了鸭子,那就大错而特错了。我发现,来孔子学院任教的老师,无人不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之所以学校给教师一个空间和时间去自由发挥,其实要的是一段时间内的实际教学效果和教师现有以及潜在的发展空间。他们需要的是既富有教学实战经验,又具有可持续发展性的优秀教师。这点与北大极为类似:教师看似无比自由:可以穿很个性的服装,允许讲很另类的内容,可以满世界转,但是,没有本事、没有持续的个人学业生长,在北大根本就混不下去。譬如说,每个学期的开学2周内,学生可以任意去听课,然后决定选修哪位老师的哪门课。选择的范围非常广泛,从天文地理到经济政治到艺术伦理,无所不包,在四、五十门课中选出3-5门课作为自己的学期课程。如果选课人数低于某个最低限,那么这门课就不得开。而如果哪位老师连着多少次没有开成课,那好,基本工资照发,您回家歇着去吧。所以,即便是名家大家,教师们也都不敢端着一本教案反复的上。通常的做法是,教师每个学期讲不同的内容,讲自己目下正在研究的课题,课程与学术研究同步进展。一个或几个学期的课结束了,学术书籍也可以付印出版了。这样一来,陈旧的知识、僵化的思维在大学课堂上就难有立足之地。罗兰大学也是同样的内在教学管理机制。校长系主任可以和你平起平坐,毫无架子。但是如果想让自己保持在这个平台上不出局,就必须让自己有实力、再有实力,强大、更强大。正是由于有这样的教师教学管理模式,所以学生对教师的评价普遍为:一流,非常棒!听说,最近在北京召开的世界孔子学院大会上,罗兰大学校长又得了个先进个人,这绝非偶然。

在这样一个工作环境中,我感到了压力和动力,同时,也为新的挑战所激奋。相信在静水深流的罗兰大学中,我会成为一只呱呱叫的好鸭子。

 

 

由学校教育看民族未来

——匈牙利教育掠影之二

匈牙利实行的是中小学义务教育制,不收取学费,但是书费高的很,一本课本通常要超过人民币百元。不过,买不起或者不愿意买课本的学生可以向学校借课本来使用。小学教育比较偏重于自然常识,即强调所谓的通识教育——更多的学习时间被安排来让孩子们接触具体可感的周遭事物。我的住所后面就是一所小学的操场,经常可以看到孩子们在户外玩耍,却很少听到国内小学特有的喧哗。我想,这与学校学生少有着直接的关系吧。

因为工作关系,我与中学生有过数次接触。他们很有教养,对老师非常尊重,同时又不乏自己的想法。精神状态介于欧美与中国学生之间:既不像欧美学生那么活跃自由开放,也不比中国学生那么守规矩压抑个性。学校的设施特别值得一提:洁净精致、有品位,弥漫着人文关怀的气息。每一个角落都不会空闲:要么是一件艺术品或者类似的装置,要么是几把舒适的椅子围着一张桌子,旁边是放置着几本书或杂志的书架。教室门外的走廊墙壁上,有大大的相框,里面学生和教师的照片摆成一棵树的形状,形似于中国的族谱。这种形式显然强化了班级的族系关系,可以增强学生的集体荣誉感,具有着一种凝聚和感召力。并且,每个班级大相框内的排列和装点形式都不尽相同,昭示了一种个性化的倾向。有一个常年在外的记者曾经说过,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交通状况、卫生间的状况是重要、有效的标杆。我曾到过两所中学的卫生间,其清洁程度令人惊讶。第一所的就像是还没有人用过一般。第二所也令人吃惊的干净,除了没有自动喷出的香水和没有那么大的空间,我看不出其与国内优质星级饭店洗手间的差别。每个单独隔开的卫生间一般还会分里外,外间全部有二十四小时热水供应。试想,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想没有卫生习惯都难啊。至于师资,当我问起几个孩子对老师的看法时,他们表示非常满意,说喜欢老师。

也许是因为罗兰大学是国内一流学校,我接触的大学生们都是些非常优秀的年轻人:他们勤奋好学,对待专业精益求精;对待生活也很平实——未来有梦,对当下有清醒、理性的认识。一般来讲,他们待人接物除了彬彬有礼、热情友好之外,同时还总是带着那么几分羞怯甚至忧郁。关于这一点,与过匈牙利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由于加错了盟国,导致了国土急剧缩小为原来的三分之一,战后又再次站错了队跟着苏联老大哥发展,致使经济远远落在西部欧洲国家的后面的国情有关。匈牙利曾是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据说现在已经被韩国后来居上。曾听到中国朋友感叹:他们的儿童很活泼烂漫的呀,怎么长大了就内向、羞怯、有一定程度的压抑了呢!关于自杀率高的问题,我曾和一个大三的学生交流过,他承认这一点,并且告诉我原因主要是经济问题。有些人在贫困线上受不了煎熬,就选择了死亡来解脱自己;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匈牙利的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是非常寻常的事。

总体而言,匈牙利民族是一个有着高度教养的文明之邦,他们的民族士气也许不如周边国家诸如罗马尼亚那样高涨,但是,在晦暗的现实中隐忍前行,不放弃希望与梦想,为美好的未来而奋斗,是他们的主流与教育中的下一代所持有的信念。我想,这与他们在现有状况下,在教育的方方面面力求做到最好、最精、最完善密切相关。看他们在教育上下的功夫就可以知道,这个民族是充满了希望的。

 

(待续)

版权所有:聊城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聊城大学港澳台事务办公室

电话:0635-8239886 技术支持:聊城大学传媒技术有限公司

commentlink